視頻加載中,請稍候...

自動播放 






play
三鹿奶粉事件一審宣判




play
田文華等人上訴被駁回




play
兩名主犯被執行死刑




play
三元成功競購三鹿



向前
向後




在醫院門診等待的患兒家長 IC圖
在等待接受手術的患兒 IC圖
  福喜陰影下的三鹿事件回訪
  減刑緣由成機密
  “減刑完全按照流程辦理”, 7月30日, 河北省女子監獄負責宣傳對接的科長張向東被問到田文華減刑至18年是否合法合規時, 他用了三個 “對的” 表示肯定。然而, 田文華減刑的具體緣由, 似乎成了一個不能對外公佈的機密, 就連減刑改判過程, 也成了一個只有少數人參與的事件。
  “當時我是負責整個三鹿乳業事件的代理律師, 去年的改判減刑, 司法系統也沒有多少人知情。” 案發時, 擔任過田文華代理律師的楊旭升表示。
  “田總由無期轉為有期, 老員工後來多少知道些。” 一名曾經在田文華身邊工作多年的老員工表示, 一度甚至傳言田文華轉為監外執行。然而, 查閱河北省女子監獄相關探監記錄核實, 田文華一直在該監獄服刑。
  女子監獄的探監記錄顯示, 田文華被關在17監區。 田文華大姐田文榮只是在2008年和2009年看過她兩次,“就是進了監獄, 也很踏實,在監獄里還參與編年報”。
  探監記錄顯示, 7月29日上午, 大女兒石利彬曾經探望田文華。7月30日, 針對田文華去年減刑到18年是什麼依據, 以及其在監獄內享受特殊待遇的問題, 河北省女子監獄副監獄長楊玉芬表示, 沒有職權解釋相關問題。
  “根據法律依據, 無期徒刑罪犯主要是在監獄有較好的表現, 監獄里有相關加分。” 楊旭升的同事、 河北功成律師事務所相關專業律師劉培軍表示, 這有國家的統一規定,《最高人民法院關於辦理減刑、 假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 是適用的。
  《規定》 第六條中明確提到,“無期徒刑罪犯在執行期間, 如果確有悔改表現的, 或者有立功表現的, 服刑二年以後, 可以減刑……一般可以減為十八年以上二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根據上述規定, 田文華減刑改判至 18年, 是無期改判的最低年限, 然而監獄內表現, 仍然是不能透露的秘密。
  爭取兩三年保外就醫
  “田文華在監獄的待遇應該跟普通犯人不太一樣, 畢竟年齡在那裡, 不會讓她乾重活。” 楊旭升說。審判之後, 田文華被關進石家莊市西南近郊的河北省女子監獄。 高6米的紅色圍牆內, 有800米的塑膠跑道和操場, 周圍是宿舍區和食堂。
  據女子監獄辦公室幹事支瑞英介紹,河北女子監獄是示範監獄, 一般犯人都是10個人一間房, 按司法部統一的要求進行“5+1+1” 模式, 就是一周進行五天勞動一天學習一天休息, 在傍晚 6點吃完飯之後, 會統一在教學樓學習, 有人講課, 類似學校。
  “我們已經三年沒有見到她了。” 李志永說, 過年、 過中秋家人都想去看看田文華, 但是很難,“有人員限制, 一次只能去三兩個人。探視的機會自然只有田文華的丈夫和女兒一家, 據大姐田文榮說,“他們每月8號和28號會去看她。 她女兒石利彬不讓我們去。 妹妹心臟不好, 但他們就告訴我們她身體結實, 挺好的。”
  根據 《最高人民法院關於辦理減刑、假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對老年和身體有殘疾 (不含自傷致殘) 罪犯的減刑、 假釋, 應當主要註重悔罪的實際表現”。
  “田文華不是個壞人, 但是能力也十分有限。” 據在黨總支辦公室待了7年的董宗海介紹, 他1983年來三鹿的時候, 田文華還是工人, 後來升到車間主任。“她用人不行, 就比如三鹿乳業的發展全靠技術工程師許吉英的母乳技術, 後來許跟田總賭氣走了。 田總不會用人, 只是就讓這人乾這個那人乾那個, 所有想升官的人都要巴結她。”董宗海認為, 這一點對於後來三鹿事發多少埋了一些隱患。
  田家南崗村往事 
  1942年田文華出生在河北正定縣北早現鄉南崗村。 村裡有一塊地方都是田姓人家, 遠近都算是親戚。 重慶青年報記者在田文華娘家老宅旁的屋子裡, 遇見她的“爺爺” 田百壽。
  “他們家輩分很小, 年紀和我差不多,但是都喊我爺爺。” 田百壽說, 田文華小名叫玉發兒, 村裡的人都這麼喊她。“她爺爺還叫我叔叔呢。 那時候不能走後門, 發展了也不能帶親屬。”
  讀了書的田文華在21歲的時候從張家口農業專科學校獸醫專業畢業, 之後留校任教了兩年, 後分配到幸福乳業生產合作社。 姊妹7個中, 她是唯一一個讀書的。
  “小時候很聰明。 上學晚, 12歲才開始上小學, 21歲參加工作。 總共讀了9年書, 幹了45年。” 四妹田文惠告訴記者, 田文華在合作社還做過會計, 而當年他們的父親也就是會計出身。
  田家6個閨女一個小弟弟。 小弟弟很早就跟著田文華到石家莊發展。 40多歲的時候, 因心臟病去世。 如今, 家裡開了棋牌室,四妹田文惠住在新樓區, 傍晚會到棋牌室去打打牌。
  大姐田文榮比田文華大兩歲,一個人在正定縣北早現鄉南崗村北住著。 雖然腿腳不太好, 但身體還是比較硬朗。三妹田文英嫁在同村, 兩個兒子都已成家, 兒媳婦在廠子里做板材。“我們兄弟姐妹都是靠自己, 沒有互相討過飯吃。 現在都老了, 我腰椎間盤突出, 眼睛不太好。 雖然大家住得不遠, 也很少走動。” 田文英說。今年4月24日, 他們98歲高齡的母親去世。“我們都沒有讓二姐知道。” 田文英提起姐姐就掉淚,“不知道能不能活到出來的那一天。”“田文華大女兒還開朗一些, 小女兒精神不太正常。” 村民們茶餘飯後還會提起他們家的情況, 和田文華一起長大的老人都在感嘆, 自從做了奶業, 田文華就很少再回來。
  這一點, 董宗海也十分瞭解,“她小女兒天生精神不太正常, 小時候就跟著田文華在辦公室里轉悠。” 據他透露,“田總一直和家裡老頭不和, 家庭生活很不幸福。”
  “三鹿問責” 後續 官員大多重新上崗
  2008年的審判, 除了三鹿乳業集團的董事長兼總經理及黨總支書記田文華以 “生產、 銷售偽劣產品罪” 被判無期徒刑外, 還進去了三位高管。
  作為三鹿集團副總經理的王玉良和杭志奇, 以及副總經理助理吳聚生都同樣以 “生產、 銷售偽劣產品罪”分別被判了有期徒刑15年、 8年和5年。
  對此, 李志永向記者透露,“8年的出來了, 在裡面表現得好, 能減刑。15年的還沒有。”
  據董宗海的瞭解, 吳聚生坐滿了5年牢已經出來, 王玉良、 杭志奇曾有一段時間保外就醫。 此外, 據 《財經》雜誌統計, 自2008年三鹿奶粉事件發生以後, 陸續有30多名官員被問責。
  2009年底之後, 多名因三鹿奶粉事件去職的官員都陸續復出。 時至今日, 涉及官員基本重新上崗。
  《石家莊日報》2009 年 12 月 28日報道, 曾因三鹿事件引咎辭職的國家質量監督檢驗檢疫總局局長李長江以全國 “掃黃打非” 工作小組專職副組長的身份到江蘇考察。
  衰落的田家
  “這麼大年紀了還不叫人家回來。” 大姐田文榮提起田文華就掉淚。
  在三鹿乳業出事的2008年, 田文華已是66歲, 早已到退休年齡。 然而, 其遲遲不退的原因, 據董宗海透露,“田文華沒退,就是想把位置留給他女婿, 這個大家都知道。 可是他對乳品又不瞭解, 大家很不滿意”。
  跟著田文華一起發達的還有兩個妹夫。
  “一個妹夫姓吳, 在聯營廠和三鹿集團之間運輸原料和成品。 2008年出事之後就倒閉了。” 董宗海稱。南崗村一直以種地為主, 現在傢具板材市場發展得不錯, 很多人開了廠子。 田文華家裡的晚輩中也不少人在做這個生意。 村民還會提起 “田總” 來,“她原來也想建設一下村裡, 但後來不知道因為什麼原因沒有落實。”
  田文華的另一個夏姓妹夫, 在廠里做建築,“應該賺了錢, 後來回正定縣開傢具板材廠。 現在獨立經營, 一直發展得很好。” 董宗海介紹。
  田文榮的兒子李志永就是在做板材傢具生意, 一直還在村裡新樓區住著。據村民介紹, 在三鹿乳業最鼎盛的那些年, 村裡大概有1/ 10的人養牛。 現在, 茶餘飯後人們談到的, 都是田文華怎麼做了錯事。 甚至, 不再提起她。
  “五六年了, 田家的老宅已經都沒有人了, 現在租給南方過來打工的人。” 田百壽坐在老屋前, 其記憶似乎都留在田文華小時候。
  田文英告訴記者, 田文華的丈夫也是張家口的, 和其在一個學校上學。“出了事就瞪著個眼, 想不出辦法。 父親早就讓田文華退休, 可是她要求退休, 人家卻不讓她退”。 田文英每次去石家莊都是去看母親, 沒來得及去廠里看看二姐田文華。 因為田文華即便在石家莊, 也沒有時間照顧母親, 田文英只能經常往母親那邊跑。
  廠里家屬區的個別老員工還記得田文華有個住宅在北苑別墅。 董宗海說,“她的房產很多, 其他地方一般人不知道”。記者來到石家莊北苑別墅, 門衛一聽三鹿乳業老闆的住處, 立馬明白地指了指B1-2型的房子。 那是套紅磚藍瓦的房子,兩層樓高。 鐵門關著, 門外停了一輛自行車, 樓底的玻璃門開了一半, 但記者按響門鈴, 卻遲遲沒有人開門。 一位到隔壁別墅做修理的工人告訴記者,“這是原來三鹿老闆的屋子, 很久都沒人住了, 現在一般就隔三差五有個老頭兒來打掃打掃屋子”。
  “畢竟是老黨員, 幹了一輩子。” 李志永說, 只要中國乳品行業出了問題, 都說是三鹿乳業庫存沒銷毀的奶粉的原因,“無論好壞, 現在都在風口浪尖。”
  “因為70多歲了, 三兩年就可以保外就醫, 假如三兩年後可以寬大處理, 出來了, 這個話題還能再說。 不然越說她在裡面就更出不來。” 李志永告訴記者他代表家屬的態度是, 現在還不是說田文華情況的時候, 等些時候再說。
  田文華自己有兩個女兒, 據《北方周末》 2009年的報道, 大女兒石利彬在金融系統工作。“雖然事業這麼大, 但作為一個女人, 家庭的事是很揪心的。” 董宗海告訴記者,“小女兒到現在都還不太正常, 一直沒有出嫁。 好像還在她姐姐那裡住著。 這在誰家都是放心不下的, 尤其是當媽的。”
  文/見習記者 毛翊君 李周玲
(編輯:SN067)
創作者介紹

鑽錶

nq56nqvsc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