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長騰出辦公室,給師生做實驗室周轉用房。近日,中國農業大學學生通過校長信箱得知此事後,紛紛給他們的“柯帥”校長柯炳生“點贊”。經證實,該校所有校領導在西校區的辦公室均已騰退,其中,柯炳生本人的辦公室已被用來作為植保樓實驗室周轉使用(6月16日《新京報》)。
  校長帶頭騰辦公室作實驗室周轉之用,為其他領導和師生作出了表率。畢竟這需要突破官本位的思維定式,並真正做到“以學為本”而不是“以己為要”。更何況其背後有一個主動求變的過程——今年5月,教育部下髮針對高校領導的相關文件,對校領導辦公面積作出規定,農大校領導在這之前便已騰退,其行為確實具有超前性。
  但亡羊補牢再好,也當檢視造成行為的原因。若沒有多占多用,自然就沒有騰退之舉。真正的高風亮節,當屬於在辦公室分配上,嚴格遵循既有規定,努力堅持節儉帶頭。所謂吃苦在前,享樂在後。然而若辦公室奢華超標,就難免會有官僚氣和奢靡風,無助於大學精神的塑造,也不利於起好帶頭作用。就事論事來說,騰房行動雖好,但褒之過度只能反證標準的倒退,以及監管的失範。至於退與不退,退得如何,缺乏有效的外部約束和考核機制,更沒有嚴守防線的監管體系,這讓人不免對後續的走向心生憂慮,誰能保證校長們不再新配一個更好的去處,又拿什麼來保證騰退的辦公用房不回潮?
  一個問題是,對於那些騰退房,究竟如何處理的?又如何對此建立打防並舉的措施?這些問題得不到解答,校長帶頭也不過是地鐵偶遇式的諷喻。對於成熟的監督者,最理智的做法,恐怕還需要且行且看。
  四川 堂吉偉德/職員
 
創作者介紹

鑽錶

nq56nqvsc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